首 页 纪念在即 我们在行动 重建之路 汶川精神 图片影像
当前位置: 首页  >  汶川精神 > 正文
百万志愿者彰显“中国力量”
来源 : 新华社 发布日期:2013年04月24日

    新华社 成都515电(记者江毅、黄毅、苑坚)“我的眼为何饱含泪水/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流着相同的血/当同胞遇到灾难时/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当志愿者。”

    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这首“志愿者之歌”在地震灾区广为流传。

    据共青团四川省委不完全统计,抗震救灾期间,团省委累计接受志愿者报名118万余人,有组织派遣志愿者18万余人,开展志愿者服务达178万人次。这还不包括民间自发组织和无偿献血的志愿者。直到目前,仍有超过5万名志愿者在四川灾区服务。

    志愿者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表明中国公民的一份力量。

    志愿者在行动

    地震发生后,超过20万名志愿者第一时间从全国各地奔向地震灾区,在每一处废墟争分夺秒地参与救人。为了挽救生命,他们和人民子弟兵、白衣天使一起,将汗水和鲜血洒在地震灾区的每一个角落。

    2008年5月13上午,一道45度倾斜的山坡成了北川县幸存民众逃出生命的唯一通道。天正在下雨,余震中碎石子不时从泥泞的山坡滚落。惊魂未定、满身伤痕的幸存者们已经没有勇气爬上这个陡峭山坡,直到他们看见山坡上伸过来的一双双布满鲜血的大手。

    来自四川长虹的近百名志愿者12日晚就赶到了这里,在湿滑的山坡上搭起了人梯。有的人一只手抓住树枝,另一只手抓紧下面的人往上拽;有的人只能半趴在山坡上,双手死死抠住石头,伸直一条腿让下面的人攥着裤腿往上爬。许多人的手划开了口子,但没有一个人松手。

    记者试图询问志愿者的姓名,但没有得到回答,他们用仅剩的力气大声呼喊山坡上的人们躲避滚落的石子。短短半个小时,至少有50人从这里爬上了通往北川城外的生路。

    汶川大地震灾区面积约50万平方公里,4600多万名群众受灾,仅需要转移安置的群众就达1500多万人。面对如此广阔的面积,如此庞大的受灾民众,志愿者们第一时间深入一个个安置点,帮助分发物资、维持秩序、照顾老弱病残。

    绵阳市九洲体育馆——这座能容纳6050人的普通体育馆,在地动山摇之际,成了灾区十万多民众避难的场所,被喻为“当代的诺亚方舟”。

    “如果在这里有人因为没人照料而死去,那将是我们所有人的耻辱。”绵阳市三台县茶楼老板古米蓝说。

    513起,直到71拆掉最后一顶帐篷,古米蓝和她的“完美春天”团队成了九洲体育馆志愿者的代名词,仅在“完美春天”登记造册的受灾群众就超过了3万人。

    体育馆里妇女、婴儿较多。许多女性连卫生巾都没有。细心的古米蓝看在眼里,每天十几趟跑到广播站,通过广播为她们寻找妇婴用品。到后来,只要看到这位身材瘦小、头戴白色遮阳帽、声音嘶哑的女人,大家都会亲切地喊道:“蓝姐。”

    黄朝礼,北川县擂鼓镇人,大地震夺走了他11名亲人。他忍住悲痛成了九洲体育馆的一名志愿者。

    2008年7月1的雨夜,黄朝礼和伙伴们的最后一个任务是帮助拆除体育馆广场上的近千顶帐篷。天黑路滑、任务紧急,负责押送帐篷的黄朝礼不慎从行驶的车上摔下。

    伙伴们感到很对不起黄朝礼,他却说:“没关系,跟大家在一起,我再苦再累心里也好受。”一群人在雨中抱头痛哭。

    九洲体育馆作为临时安置点运转了50天,进出人数达50万人。正是有了志愿者们的无私奉献,这里没有出现一例伤亡、没有发生瘟疫。

    在灾区民众最悲伤、彷徨的时候,志愿者们用宽广的胸怀、温暖的双手,呵护着一颗颗受伤的心灵。

    来自地震极重灾区都江堰市的黄莉曾在黑暗的废墟下坚持了96个小时,虽然被幸运救出,但她永远失去了左臂和双腿。

    被送到广州救治的黄莉一直沉浸在痛苦中,甚至一度想过自杀,直到她遇到一生中的“天使”——心理辅导志愿者廖卉。每天上班前,廖卉都要先去医院,将亲手煲好的汤放在黄莉的病床前;下班后,又到医院探望黄莉,将一天的新鲜事与她分享。

    渐渐地,黄莉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在广州治疗期间,黄莉郑重宣誓成为一名心理辅导志愿者。回到成都后,她又开通了“黄莉心声热线”,求助者打来的电话经常让她熬通宵。但她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爱和坚强是可以传递的,现在我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别人坚强的理由。”

    公民意识在灾难考验中升华

    2008年5月13上午10点多,北川县城中国移动公司的一处门店外,一面巨大的墙体斜压在了街道上。废墟下是一位中年男子,他已经说不出话了,求助的眼神透过缝隙,望向身边忙碌的一群人。

    这是一群来自绵阳市三台县的志愿者,每个人胳膊上都系着一根白布条。要救出废墟的男子,他们需要挪动数吨重的预制板,但他们手上只有一根电缆和两只铁锹撬。四周的危楼还在轻微晃动,不时有玻璃掉下。

    “这里太危险了。”记者喊道。

    “再危险也要救人,这人还活着,不能就这么丢下。”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在回喊。

    四川省红十字会的办公室里,至今还保存着一个纸箱,里面装的是数十位志愿者的遗书: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是志愿去到一线,不管结果如何我不会后悔。”

    “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请原谅儿子不孝,因为四川人民也是我的亲人。”

    灾难的规模是空前的,比起抢险救人的热血激情,任重道远的灾后重建更需要毅力恒心。到目前为止,四川地震灾区仍有超过5万名志愿者在坚守。

    欧阳海是一名成都志愿者,从517开始,他的足迹遍布都江堰、绵竹、绵阳等极重灾区。通过他募捐、组织的食品和药品等救灾物资折计6000多万元、现金1000多万元。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为了志愿者行动,欧阳海已举债近10万元。欧阳海的家在成都市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台电视机。每月1700多元的工资,欧阳海算得很清楚:700元给女儿、700元交房租,生活费只有300元。

    有一天,女儿问欧阳海:“爸爸你老是不回家,是不是不爱我了?”

    欧阳海听了心里十分酸楚,他对女儿说:“你现在还小,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共青团四川省委办公点位于成都市商业街和东城根街的交会处,这个名为多子巷的僻静小巷,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成为成都市人群密集度最高的地方。院子外每天都有数千名从全国各地赶来报名的志愿者,等待任务的志愿服务车辆达数百辆。人群中,既有步行赶来的普通市民,也有开着宝马车等待命令的老板。

    志愿者工作部部长江海和同事们每天一进办公室,接起电话就放不下来。工作部对外公布的5个报名电话全部被打爆,座机打坏了5部。江海接电话甚至用坏了一只手机,每天到凌晨两三点钟他和同事们才有时间汇总一天的数据及情况。

    虽然很累,但江海心里欣慰:每天听到最多的就是“我报名参加志愿者”“我有几辆车、有多长时间”“请给我派任务”之类的话。“志愿者身上所展现的‘公民意识’是中国传统的‘天下为公’的精神在灾难中的升华。”

    让爱心永驻

    古米蓝至今仍住在绵阳永兴板房社区,她的“完美春天”团队仍有30多人长期坚持在灾区服务。为了团队日常开支,古米蓝已经把做生意赚的100多万元全部投了进去。很多时候,为了节省车费,古米蓝和伙伴们需要背负着十几斤重的物资,徒步一天,为偏远灾区的民众送去爱心。

    是什么力量在支撑古米蓝?她和她的团队还能坚持多久?古米蓝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当初根本没想到会做这么久,现在这里很多人都把我们当成了亲人,只有在我们面前,他们才会倾诉自己的痛苦,这种信任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建立的。看着他们期待的眼神,我确实无法离开。”

    “不管怎么样,我会继续坚持下去,至于坚持到哪一天,我也不清楚。”古米蓝说。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邓国胜说:“大量志愿者,尤其是民间志愿者的涌现,证明‘志愿精神’在中国公民中具有深厚基础,汶川大地震给了这种精神一个集中迸发的契机。民间自发形成的志愿者在学术上被称为‘非正式志愿者’,他们奉献爱心主要靠的是激情,没有一个应对困境的有效机制,爱心也难以持久。要实现爱心永驻,我们必须给志愿者和志愿者组织以成长的空间,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令人欣慰的是,四川省已经迈出了探索的步子。除了正在酝酿中的《四川省志愿服务条例(草案)》外,今年54日,共青团四川省委推出了第一批“志愿者卡”,这种卡不仅具有正常的金融功能,还能提供志愿者身份认证、服务时间、服务记录等多种信息。

    “这在国内也算是一个创举,是保护志愿者积极性的一种探索。”江海告诉记者,“我们的持卡志愿者在服务满300小时后,就能成为‘五星志愿者’,可以在某些个人消费方面享受一定的优惠。这只是初步,将来随着推广力度的加大,这种卡能给志愿者带来一种社会认同感。”

    对古米蓝和她的“完美春天”来说,最近还有一个好消息:四川省成立了“志愿者公益基金”,首期募集到100万元。

    “我们很期待。志愿者挺过了山崩地裂,同样也会挺过眼前的困难,爱心总会传递下去的。”古米蓝说。
打印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山西省地震局
维护单位:山西省地震局宣教中心 晋ICP备:08002754 号